FC2ブログ
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!
LONG LOVE LETTER TO YAMASHITA TOMOHISA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年 --月 --日 (--) --:-- | 編集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活在時代狹縫之中的我們 八.
2010年 08月 17日 (火) 23:51 | 編集
久しぶり~~~~~~~!!(毆)
快要大半月沒出現過我還真是……(找個洞鑽)
而且拖著個結局不貼更加欠打…
雖然沒人看但還是要四周貼這樣很辛苦的啊(再毆)

那麼…
就來貼個…結局?

===================

主山下智久及手越祐也,非CP文。
架空世界的架空文。無政治因素








八.


手越肩上掛著大大的色布袋,失魂落魄地走在滿天飄著號外紙的街頭上。

「號外!號外──!新時代軍團贏囉──!」

到處的人都在歡呼。

「腐敗的時代過去了!」「太好了──!」

「喂,少年!你也拿一份看看?」有人向手越遞上了號外。手越無力地接過了號外,瞄了一眼上面的字。

「勝利!」「新時代來臨!」「幸福──」

幸福?

手越已經不懂什麼叫幸福了。他捏皺手中的號外,狠狠地咬了咬下唇。

時代在戰爭完畢後,進入了另一種動盪。

手越覺得新時代軍團所講的幸福,離他很遙遠。手越明白以前的日子是過時,時代需要變遷才有進步。可是,從一個舊的時代踏進一個新的時代,尤如從這一邊的峭壁跳到那一邊的峭壁。夾在中間的那條小小的狹縫裡的人們,又有可能平安地存活嘛?


*


眼前的火海讓手越的心跌至絕望的谷底。

手越站在較高處的小樹林裡,看向下面的村子。村子被無情的火包圍著,似乎已經燃燒了好一段時間。

為什麼?誰?這是夢嗎?手越的腦裡浮現無數的疑問,甚至連眼淚都沒有心神去流。

手越放下吉他在河川旁邊,稍微跑近村子,可是還是無法接近被火包圍的村子

「爸爸──!媽媽──!奶奶──!」手越不斷不斷的喊著,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回應。

手越想要跳進火海裡跟家人同歸於盡,卻看見了不遠處一個趴在地上的軍人,頭朝著村子方向的面向地面趴著。

那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。

「山下君!」手越奔過去,把那個人的身體翻過來。

山下的臉上佈滿血跡和灰塵,可是卻依然那麼的好看。他閉著雙眼,嘴角好像有點微微勾起。手越立即明白,他已經失去了性命。

「山下……君……」手越嗚咽著,「山……下……君……!」手越失聲痛哭。

然後,手越才發現山下滿身濕透,身邊更有個打翻的大水桶,裡面的水已經全部倒翻了。手越再看看山下的手,才發現他的手燒傷得非常嚴重;翻開他的褲管,更發現他的腿已經血肉模糊,而他的腿後面連著一大片駭人的血痕。

手越於是抱著山下的身體,哇的一聲再次哭了起來。

哭了一陣子,手越放下了山下的身體,然後拿起了水桶,奔到河川,快速地盛了一些溪水淋到自己身上,然後跑進了被火包圍的村子裡。

到處都是火。跑進來後還能生存已經是一個奇蹟,手越心裡清楚明白到村子裡的人沒可能生還。看看村子的火勢,相信是先縱了外圍的火,把村民困著,才繼續放更大的火。

手越還是跑遍了全個村落,叫啞了喉嚨,仍然沒有一個人回應。到底都看見熟人和軍人的死屍,更有燒得面目全非的屍體。

手越終於在村口附近倒了下來。他掙扎著想爬起來的時候,有點東西滴在他的臉上。

一滴,兩滴,三滴……

下雨了。

「下雨……不早點……」手越嗚咽道,然後失去了意識。


*


手越甩了甩有點長的頭髮,抱著第二袋麵包走在路上。

又伸手握了握胸前的吊墜。

手越知道當時的山下,用盡了最後一口氣都想要給村子出一點力。進去火場救人又好,滅火又好,手越不知道;但是,手越知道山下做了什麼。

不,即使手越不知道山下做過什麼,為了他的村子,或者是為了他做過什麼,手越還是會遵守他們的約定。

為了這個約定,手越才決定要活下去。即使所有認識他的人都死掉了,即使失去了一切,他還是決定要活下去。

如果,如果我們能活在狹縫以外的世界裡,我們所有人可以活得更幸福嗎?我可以跟家人在一起嗎?山下君可以做他想做的事嗎?村子的人可以不用死嗎?

手越後來在報紙裡看到自己村子的新聞,政府說是舊政府佔據了村子,把那裡當成軍事基地,殺掉裡面的村民,所以新時代軍團只好消滅村落,為村民報仇。

手越知道事實不是這樣。如果舊政府要燒掉村子,何需浪費那麼個一年半在那裡教育村民,看守村民。

不過他懂,這並不代表現在的政府很奸險,以前的政府是誠實無欺。手越知道,如果當時原國軍沒有進駐村子,就會是新時代一方進駐。那麼,如果國軍燒掉村子然後又打勝了仗,燒掉村子的罪名便會自然地落在敗方身上。

所有人都只是隨著洪流而去。包括手越自己。

所以街上的人們表面上好像回復平凡的生活,有些人好像充分理解自己支持對的一方,但還是掩不住他們內裡的茫然。

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從狹縫裡爬出來?抑或是我們會在裡面死掉?

沒有人能回答手越。

這一年裡,手越每一天都仔細地看著街上每一個小童。其實他已經愈來愈焦急。現在的政府裡有些激進派,說要滅殺舊軍官的所有家人。

手越咬了咬唇,又下意識的握了握胸前的吊墜。

然後,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個坐在垃圾堆裡咬著手指的小男孩。

手越微微張著嘴,慢慢走進那名男孩。

「智……裕?」

小孩子抬起頭來,狐疑地看著手越。兩人對望了一陣子,手越又喊道:「你是山下智裕吧?」

小男孩歪歪頭,然後從垃圾堆裡站起來。「請問……你……是誰?」他戰戰競競地問道,「我……我,不要殺我,我,我……」

手越衝過去,蹲下來一把抱住了小男孩。他把臉堆進了小男孩弱小的肩裡,抽抽搭搭地哭了起來。

「我們……一起活下去吧?」

懷中的小男孩微微一顫,然後像是抱著救生圈一樣,回抱了手越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

完結了~~~~~~~(明明一早打好又不貼出來真的好欠打啊啊啊)
是說整部狹縫我最喜歡的就是結局的部份
殺了山下智久對不起T_T我自己最心疼
話說弟弟的名字來自某位叫水OOO的人的本名XDDDDD
羅馬音是TOMOHIRO XD
那麼……因為拖太久不知道有什麼好說
有緣再會!(毆)
Comment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死了阿XDDDDDDDDDDDDD

你是說....O嶋OO嗎XDDDDDDD
2010/ 08/ 23 (月) 18: 21: 49 | URL | alecia # -[ 編集 ]
死了你為什麼要大笑XDDDDDDDDDDD

是啊是他沒錯XDDDDDDD
2010/ 08/ 29 (日) 20: 21: 37 | URL | MEI # -[ 編集 ]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URL :
comment :
password :
secret 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 
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copyright (C) LONG LOVE LETTER TO YAMASHITA TOMOHISA all rights reserved.
designed by polepole...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