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!
LONG LOVE LETTER TO YAMASHITA TOMOHISA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年 --月 --日 (--) --:-- | 編集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活在時代狹縫之中的我們 六.
2010年 06月 11日 (金) 00:43 | 編集
主山下智久及手越祐也,非CP文。
架空世界的架空文。無政治因素。









六.


手越從床上彈起來,推開了家門。

外面非常平靜。平靜到手越覺得有點心寒。

然後,突然傳來了號角聲。是軍方有什麼要跟民眾宣佈時會吹的聲音。

於是,手越回到家裡,跟一臉蒼白的媽媽對上了眼。


「請各位不用猜疑,昨晚我們已把亂賊擊退。」看起來最兇的長官向著村民宣佈道,「但一點遺憾的是,昨天有一位村民誤中流彈,犧牲了性命。為此,我們真的感到非常遺憾。」

村民又開始嗡嗡聲的議論起來。

然後,村民裡的誰開始放聲大哭起來。

手越馬上認了出來。那是他喜歡過的女孩,櫻子的聲音。

「把……把爸爸……還給我!!」

櫻子的聲音有如劃破了天空一樣,同時刺進了手越的心臟,也激起了村民的眾怒。

「要不是你們進駐這裡,川上他才不會死!」

「對啊!快走啊!出去!離開這裡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出去!……」

「肅靜!!!!!!!!!!!!!!」

出乎手越的意料之外,那是山下的聲音。

全場突然靜默下來。

「我們對於村民川上進先生的死感到非常的痛心。」山下的聲音感覺是如此的熟悉,卻又如此的陌生,「可是,我軍已經盡我們所能,讓傷亡減到最低。請各位節哀順變。」

「開什麼玩笑!如果沒有你們……如果沒有你們的話,我們根本……!你們城市人的爭鬥與我們無關!請你們不要再把我們扯進你們的戰爭去了!」村民中有人怒喊道。

「對啊!明明……明明本來我們都過著平靜的生活……你們要打仗是你們的事,不要打擾我們!」

「沒錯!沒錯!滾出去──」

「……大家!」手越放聲大喊,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,「沒錯,我以前也覺得,如果軍隊沒有進駐這裡,我們便能一直過著平靜的生活!可是,真的是這樣嗎?」

全部人都把視線轉向手越。

「我覺得並不是這樣。即使軍隊沒進駐這裡,我們也遲早會被外面的戰爭波及……不是國軍,便會是反軍,不是嗎?我明白,我也討厭戰爭!可是……可是,即使軍隊沒進駐這裡,我們大概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吧?」手越其實並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。只是,村民們的謾罵,以及一向沉靜的山下的叱喝,讓手越覺得非常非常的不安。他只想制止這場騷亂,連自己在說什麼都不知道。

又是一場沉默。

「騷動就到此為止。」長官突然開口,「對於你們的騷亂,這次予以不追究處理。」長官把目光停在手越身上,「只是下次……下不為例。」說完,他便轉身揚長而去。


「笨蛋!」回家後,媽媽給了手越一巴掌,然後把他抱進懷裡。痛哭了一頓後,她用力的摸著手越的臉蛋,「傻孩子,你強出頭個什麼勁啊?」


「對不起……」手越明白媽媽是在擔心自己,低下頭來,滴下了一大一大顆眼淚。

這時,有人輕輕的敲了敲門。

「……誰?」爸爸警戒地問道。

沒人回應。手越突然反應過來,便衝過去開門。

門外的果然是山下。

「……我是來找手越祐也先生的。」山下維持著軍官的表情,說道。

手越有點奇怪山下怎麼不到後門找他,而且還要在很不尋常的,才剛騷動不久,還是下午便來找他。平日他們常見面,但父母並不知道手越是跟這麼高官階的山下交朋友,只是以為他跟哪個士兵做了朋友。雖然不想兒子跟軍人做朋友,但又沒什麼理由阻止兒子,便由著他。

「是。」手越配合了山下的軍官態度,恭敬地回應道。

手越跟著山下,走到了小溪附近,山下才停下腳步來。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山下的聲音細得像要在風中被吹散似的。

「咦?」

「對不起。川上先生……」

手越看了看山下,然後說,「櫻子……川上先生的女兒,是我喜歡的人哩。」

「是嗎……對不起。」

「唔唔。」手越搖搖頭,「是山下君殺的嗎?」

「不……不是……他是被流彈……也不知道是我方還是對方的流彈擊中的。」

「那便不是山下君的錯囉。」手越向山下露出笑容,「我相信山下君。那時,你不是叫我相信你嗎?」

「我……」山下回想了一下,然後平靜地笑了,「對呢,我叫你相信我。」

「嗯!所以我相信山下君。」

「……謝謝。」山下幽幽地回應道,「你啊,在知道有危險時就不要跑出來了。很危險啊你知道嗎。」

「那麼!山下君千萬不要死啊。」手越走遠了幾步,眺望著河川的遠方,「昨晚聽到槍聲的時候,我突然明白到,戰爭真的那麼近在咫尺的事。而戰爭是與死亡相伴。軍人是戰爭的成份……所以,軍人是與死亡相伴。我昨天才深刻明白到這件事。」手越回頭看向山下。

「所以……山下君千萬不要死啊。如果你死了的話,誰來教我彈吉他啊?」

「你已經學會啦。」

「我還要進步!」手越鼓起了腮子。

「……吶,手越。」山下頓了頓,「之前我一直說把吉他寄放在你那裡……現在,我把它送給你吧!要好好保管啊。」

「我不要!你要回來拿走它,它佔了很多位置耶。」

「還有,」山下不管手越的抗議,從頸項掏出了一個吊墜項鍊,「這個,」他把項鍊取下來,「這個也給你。」

「……為什麼?」手越退後了幾步。

「沒為什麼。」山下聳聳肩。

兩人像狼和虎對視般,靜靜的對視著。

「拜託,你給我保管著。你懂的。如果我……請你替我找那孩子。拜託你。」

手越搖了幾次頭。山下卻堅定地直看著他的雙眼。最後,手越投了降,伸手接過了項鍊。

「謝謝你,手越。」山下微笑,然後離開了小溪。

手越把項鍊緊握到胸口,滴下了眼淚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切切……我居然在最棒的(?)節骨眼上開始上班,
每天都累到半死都沒心情沒時間來貼這篇…
不過還好啦應該不太多人會不滿XD
是説這章的尾段小溪那邊的對話我很喜歡雖然有點老套T T
Comment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URL :
comment :
password :
secret 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 
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copyright (C) LONG LOVE LETTER TO YAMASHITA TOMOHISA all rights reserved.
designed by polepole...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